当前位置: 首页 » 同城配送 » 同城 »

快递包装如何走上“绿色、减量、循环”的环保之路

  • 品牌名称:快递包装如何走上“绿色、减量、循环”的环保之路
  • 公司名称:物流行业综合网
  • 官方主页:暂无
  • 所在地区:北京
  • 浏览次数27
  • 更新日期:2019-12-20
同城配送介绍
 当前我国快递包装垃圾急速增长,且循环利用比例过低,成为生活垃圾的首要增量和环境污染的重要来源。

数据显示,快递包装如果能够重复利用10次以上,快递垃圾可有效减少90%。快递包装亟待建立完善的循环利用产业链,构建绿色包装企业、快递企业、电商平台、消费者、包装回收企业有效衔接的新机制,完成一次快递包装领域的“绿色革命”。

针对快递包装痛点难点,瞭望智库、《财经国家周刊》于近期举办专题研讨会,与会人员围绕快递包装治理难点与对策展开研讨,群策群力为快递包装的“绿色革命”建言献智。

快递包装“绿色瘦身”面临多重困境

快递包装垃圾增量大、回收率低、循环利用难已成为快递包装绿色治理的“卡脖子”难题,快递包装“绿色化、减量化、可循环”面临四大瓶颈亟待突破。

首先,快递包装使用绿色循环材料成本过高,制约商家及快递企业应用绿色包装技术。目前绿色包装技术虽已成熟,但应用成本高居不下。例如,原发包装是解决过度包装的一个重要方法之一。北京印刷学院青岛研究院院长朱磊介绍:“原发包装的概念已正式在国家邮政局标准中被明确提出,但目前仍面临因使用成本较高而难以推广的问题。” 由于原发包装对强度要求比普通包装高,导致成本居高不下。商品生产厂家与快递企业在包装成本由谁来承担的问题上难以达成共识,推广原发包装的协同难度较大。

其次,快递包装国家硬性标准不完善,既有标准对循环利用指导性不强。从国家政策层面来看,当前对快递包装的管理标准及规范还相对滞后、存在盲区。如,《固废法》只对快递企业公示塑料使用量提出要求,但对重金属超标的塑料袋使用及相关处罚措施并无详细解释说明。

国家邮政局市场监管司副司长边作栋表示:“必须通过立法制定强制性规范和标准等方式,进一步明确相关市场主体责任与监管部门职责,让综合治理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

第三,我国尚未形成科学健全高效的快递包装废弃物回收体系。据统计,我国快件增量为每年100亿件,今年快件总量预计将突破600亿件,未来快递包装垃圾处理能力会严重不足,建立完善的回收处理体系迫在眉睫。

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副秘书长唐艳菊介绍,快递垃圾分为“高值”和“低值”。“低值”垃圾为无人回收、难以处理的低估值垃圾,如20公分以下的纸箱,快递填充物、泡沫、薄膜、塑胶袋等,回收处理存在市场失灵情况。

另外,回收再利用存在耗时占地、影响配送时效、增加运营负担等问题。包装废弃物回收利用产业化、市场化运作尚未形成,单纯依靠快递行业力量推进回收体系建设难度较大,同时政府部门、网购运营商、物流行业和消费者多方利益难以平衡。

第四,快递包装废弃物缺乏科学准确的分类统计。据菜鸟绿色行动负责人牛智敬介绍,快递包裹涉及到一、二、三次包装,流程体系较为庞大复杂。粗略估算,快件包装中纸箱占60%、塑料袋占40%。然而,快递包装物很难追溯到产生源,非快递企业提供的包装产品,如特别轻薄的包装袋仍处于监管和执法范围之外的灰色地带。由于无法摸清底数,导致难以划清责任边界、制定治理方案。

“多管齐下”加速推进快递包装“绿色革命”

针对上述快递包装“绿色化、减量化、可循环”面临的困境,专家从建立绿色回收体系、升级包装标准体系、盘点回收现状和培育全民责任感等方面提出四点建议。

一是,从国家、地方和企业层面入手,形成以点带面之势,这也是推进快递包装绿色回收体系建设的必由之路。“建立快递包装绿色回收体系需从国家宏观政策、地方落地试点、全链企业参与三方面共同推动。”同济大学环境与可持续发展学院教授杜欢政教授说。

杜欢政建议,在国家层面,加速推进针对快递为主的包装垃圾循环利用的相关立法,通过部际联席会议整合资源,避免政策冲突;在地方层面应选取地方试点,通过空间补贴、减量补贴等措施,推动商业化回收发展,建立规模化低附加值回收体系;在企业层面应建立企业包装物监管制度,明确责任分工,将商品包装物生产和使用情况纳入清洁生产审核内容。

二是,加速升级快递包装绿色标准体系。香港生产力促进局环境管理部首席顾问林子聪建议,应尽快研究制定“绿色快件包装用品”等行业和国家标准,明确快递包装材料、工艺、使用、回收全流程标准,以及安全性、环保性、可靠性、可追溯性等技术标准,建立包装废弃物从收集到最终处置的使用率、损坏率、回收率等量化标准。

此外,针对难以回收的快递塑料包装,应尽快开展可降解技术应用试点。目前“氧化-生物降解塑料”技术的使用成本和社会成本同比最低,该技术在香港的商超、餐饮等行业,甚至在某些香港政府部门都被广泛应用。可考虑通过政府采购引导等方式,率先推动快递绿色包装新材料标准的实施,逐渐完善快递包装绿色标准体系。

三是,摸底快递垃圾回收现状,有的放矢推出相关激励政策。唐艳菊建议,一方面,应明确当前快递垃圾回收现状的“底数”,政府着力扶持“低值”快递垃圾分类及回收,可借鉴上海经验,对每吨“低值”垃圾补贴285元。另一方面,可发挥政府采购的导向作用,带头采购绿色包装和绿色物流服务,形成对全社会的示范带动。

同时,针对开展包装绿色循环利用的电商、快递物流企业、环保材料研发和生产企业,应提供用地、税收减免等政策支持和资金支持。如菜鸟驿站等快递网点设立末端绿色共享理念的“绿色驿站”,倡导消费者把快递包装废弃物留在站点供他人循环使用。对于这类新业态、新模式可考虑纳入规划、给予政策支持。

四是,强化快递包装“绿色革命”的“全民责任”。工信部产业政策司原巡视员辛仁周建议,应加大力度向公众普及绿色包装和回收知识,强化全民绿色生活责任意识,营造全民回收的良好氛围。牛智敬介绍,以菜鸟“全链条快递包装绿色治理方案”为例,在“双11”等购物高峰发起“绿色合伙人”行动,倡导消费者主动承诺将快递包装主动回收、再利用,并给予一定积分、红包奖励,期间吸引5000万人参与,收效显著。

 
[ 同城配送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